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M.C.Escher(1898-1972),荷兰设计师,擅长空间错觉、几何拼接、悖论结构,他的作品从
“不可能”的角度重新描绘了这个客观世界,给我们的主观感受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摩里茨?科奈里斯?埃舍尔(M.C.Escher)
M.C.Escher

埃舍尔把自己称为一个"图形艺术家",他专门从事于木版画和平版画。1898年他出生在荷兰的 Leeuwarden,全名叫 Maurits Cornelis Escher。他的家庭设想他将来能跟随他的父亲从事建筑事业,但是他在学校里那可怜的成绩以及对于绘画和设计的偏爱最终使得他从事图形艺术的职业。他的工作成果直到五十年代才被注意,1956年他举办了他的第一次重要的画展, 这个画展得到了《时代》杂志的好评, 并且获得了世界范围的名望。在他的最热情的赞美者之中不乏许多数学家, 他们认为在他的作品中数学的原则和思想得到了非同寻常的形象化。因为这个荷兰的艺术家没有受过中学以外的正式的数学训练,因而这一点尤其令人赞叹。随着他的创作的发展,他从他读到的数学的思想中获得了巨大灵感,他工作中经常直接用平面几何和射影几何的结构,这使他的作品深刻地反映了非欧几里德几何学的精髓,下面我们将看到这一点。他也被悖论和"不可能"的图形结构所迷住,并且使用了罗杰?彭罗斯的一个想法发展了许多吸引人的艺术成果。这样, 对于学数学的学生,埃舍尔的工作围绕了两个广阔的区域:"空间几何学"和我们或许可以叫做的"空间逻辑学"。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画廊》

左下角是一画廊的入口,画廊内正举行绘画展览。眼光左移,我们看到一个青年站在一幅画前聚精会神地看画,其画上有一艘船,远处左上方沿码头有许多楼房;再看右上方,楼房绵延而来,到最右面时出现一栋角楼,角楼是一间画廊的入口,画廊内正举办画展……年青人站在那里看画……

整个画面是游戏,是幻觉,它基于埃舍尔的一张坐标网图,这张表格本身就是一个封闭式的环形膨胀动势,即没有开端,也无结尾。对于这种结构,我们可以借助一些图表以便更好地理解。
图1右下角有一些不规则的四边形,将它沿底边向左延长会产生另外一些不规则四边形,放大率为4倍,然后再沿左边线向上发展它们,又会产生同样数目的不规则四边形,放大率为16倍,再沿顶边向有延长,我们会得到放大率为64倍的不规则四边形,数目相同;再沿右边向下回到出发点时,这边同样数量的四边形已被放大256倍。这些原来仅一厘米的小东西竟成了2.562米大的不规则四边形。
这里,我们不能完成整个放大过程,只能完成第一级和第二级,另外的过程只能通过数学来表达。
埃舍尔起初试图用直线来完成这一设想,后来改用曲线,但采用不规则四边形仍不变。运用这一构架已经可以完成《画廊》一画的大部分构图,但中心总有一块空白难以弥补。如果将结构按同样的道理放大,将原来的ABCD拉扯成A’B’C’D’,使之膨胀起来,但过程须得合符逻辑。
在图3中,我们只进行了两次放大,事实上埃舍尔在他的画中也是这么做的。《画廊》的右下部大左上部就有近似的情况。画面的空间到这时已经用尽,进一步放大在这一画面已不可能完成,因为更大的平面空间已没有了。埃舍尔的这个创举真是了不起,他驾驭住了最后两次流变性放大。他让一个在画廊在一幅画里出现,又让它在同一幅画里萎缩,而自己却从这里出发了。

我平静的心灵愉悦在这完美之中,它们证明不是我“创造”了它们,也不是我发现了它们。数学的规律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发明创造,它们本身“存在”而且完全独立于人类的智慧 ――M.C.埃舍尔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怪圈》

圈中的僧人每踏一步,都是那么的合理,可就是逃不脱那轮回。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three worlds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自画像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自画像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day& night 昼与夜

画面的下方中部是些菱形的田地,我们的视线离开田地自动上升,田块的变形很快,刚升了两级已成了白色的飞雁,沉重的大地突然飘升到了天空,白色的大雁越过码头边的小村飞向黑夜的深处。
我们也可以从下面选两块暗色的菱形田――它们向上升腾的结果是变成一只只黑色的飞雁,朝着左边阳光明媚的田野飞去,下面的风景与右边的夜景完全一致。
从左到右,白昼逐渐变成黑夜,从下到上,大地变成了天空的生灵……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sky and wat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三个球体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drwaing hands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

错觉图形大师M.C.Esc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