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的环保办公楼正在兴起



十年前,办公楼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消耗能量,“病态建筑综合症”作为一个忧郁症患者的通用借口被抛弃。然而从那时开始,“绿色”建筑的兴起已经促使建筑师、开发商和建筑管理者去考虑他们的建筑物对于用户和环境的影响。今天的“绿色”是一个专门用语,一个所有类型的新建筑都试图标榜的术语。但是,这就意味着在早晨出门去工作的人们能够更容易地呼吸?

正当工人准备着手修建这个城市第一个官方的绿色办公楼之时,纽约现在已经有了两个重要的实验项目。3月,7号世界贸易中心通过了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的认证,该建筑有52层高,耗资7亿美圆,以取代在“9?11”事件中倒塌的建筑。位于第八大道附近的57街上的46层高的赫斯特塔楼有望在5月完工后也获得和前者一样的认证。



纽约的环保办公楼正在兴起



认证不是件简单的事。2000年,一个由建筑行业领军人物组成的的联合委员会确立了能源与环境设计领导制度,该制度在各个方面对建筑物进行评级,这些方面包括能源和水消耗,室内空气质量和对可再生材料的使用等。对这种所谓的可持续设计的评定范围从合格级到白金级;39分就可以达到黄金级。7号世界贸易中心得到了35分,委员会将这座拥有“主体和外壳” 而未投入使用的实验性建筑评为黄金级。



纽约的环保办公楼正在兴起



整个都是黄金级是不恰当的,” 赫斯特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小弗兰克?A?本耐克称,“我们为修建一座21世纪的建筑作出了一个基本的决定。我们知道这会增加开支,但我们认为这是正确的。”

贸易中心的开发商拉里?A?斯里维尔斯腾说:“在我看来,实施绿色建筑计划是没有问题的。“我是个哮喘病患者,”他补充道,“当你患哮喘时,你就会认识到有清洁的空气呼吸的重要性。”

当赫斯特公司的2,000名雇员重返他们在建筑师诺曼?福斯特主持下耗资5亿美圆扩建的总部时,他们将首先走进一个清新的大厅,这里的空气时刻保持更新并经过过滤。赫斯特的行政人员称这里空气的质量甚至比外面的更好。“我们将拥有这个城市建筑物中最清新的空气,” 赫斯特的房地产和设备规划主任布莱恩?G?舒瓦格尔日前在视察项目时自豪地说,“其他所有的东西都出乎预料地好。”

休息大厅的辐射石地板在冬季可产生热量并在夏季吸收热量。雇员们可乘自动扶梯穿过一个三层楼高的刻纹装饰的瀑布,其功能是为大厅增湿并降温。

大楼的窗户用的是比利时生产的涂层玻璃,在将太阳热辐射屏蔽的同时起到透光的作用。内墙设计的最小化使得哪怕没有在临窗办公室工作的人都可以分享到阳光。

耐用式设计曾一度使项目支出增加了20%,但正是因为新的建筑材料的效用性的提高,所增加的支出已经降低了2到5个百分点。尽管如此,一些开发商还是因为嫌申报过程的麻烦而不会去寻求能源与环境设计领导制度的评级。

“这是一大堆事情,”掌管SOM的合作者卡尔?加里奥托说:“每件事情都必须很仔细地拟成文件。假如我们称某材料有X的回收率,到哪里去找钢厂的能证明其可以回收的标签呢?”鉴定过程本身是要产生费用的――从小项目要付1,250美圆给能源与环境设计领导制度成员到大项目要付22,500美圆给非会员不等。

尽管如此,评级的要求已经日益变得迫切:自从2000年起包括住宅建筑在内的全国大约3,600个项目已注册,以寻求能源与环境设计领导制度认证,且其中的450个已经通过认证。据绿色建筑委员会透露,纽约城的50个商业项目正处于认证过程中。

钞票的颜色

当然,并不只是环境意识促使开发商这样做。因为绿色建筑可节能30%到70%,维护和运营费用相应减少――且出租率更高,因为众多公司都青睐健康办公室,很多研究报告表明这样的办公环境可增加生产效率。

“如果你通过营造一个良好的内部环境能节省10%的开支,那你所提到的就真的是个大数目了。”建筑师布鲁斯?福尔说,他曾在绿色建筑标准出台之前参与设计了一座绿色办公楼。

位于加州的劳伦斯-伯克累国家实验室的室内环境部的主任威廉姆?菲斯克在2000年所作出的一个研究报告指出,美国室内环境品质的提升能通过减少呼吸道疾病能省60至140亿美圆;少过敏性疾病和哮喘能省10亿至40亿美圆;少病态建筑综合能节省100亿至300亿美圆;与健康关系不大的工人的工作状态的直接改善能节省200亿至1600亿美圆的开支。

绿色建筑委员会所引用的研究资料表明,在一年内,课堂上的学生在最好的自然光照条件下完成数学考试的效率要比光照条件最差的学生提高20%,阅读测试速度提高26%;自然光照条件下的卖场的销售额要比在人工光照条件下的高40%;医院里更好的照明和通风条件可促进病人的康复。

在纽约绿色建筑得到大量的政府税收贷款资助。并且现在一些开发商别无选择。在去年11月,纽约市要求非住宅公共建筑要多花费200万美圆或更多以达到能源与环境设计领导制度的标准。该项立法也适用于得到了1000万美圆或更多的公共基金赞助的或是预算一半来自公共财源的私人项目。该法律已在今年生效,预计会对新建项目造成120亿美圆的影响。

另外,绿色建筑设计已变得别致起来,并在最近的艺术与设计博物馆名为“超越绿色:走向一种耐用艺术”的展览上成为焦点。6月,公共广播公司一套由布拉德?皮特解说的六集系列片将介绍全球耐用建筑,其中会有整整一集介绍纽约市:“绿苹果”。在下曼哈顿的摩天大楼博物馆正在举办的展览中赫斯特塔楼和7号世界贸易中心成为亮点,其他还包括由德尔斯特集团开发的美国银行大楼和在巴特利公园城市的高盛总部。

许多由著名建筑师设计的新公寓大楼正在达到能源与环境设计领导制度的标准,不管是还是不是他们事实上都在寻求认证。不寻求认证的项目在验收时会遭受怀疑。“首席财务官和首席执行官懂得财务上的影响,”绿色建筑委员会的主席和首席主管S?理查德?菲德里兹称,“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你不这样修房子。”

虽然7号世界贸易中心最先得到了其黄金评级,但该塔楼是绿色建筑委员会实验性的主体和外壳评估项目。到目前为止,其已经拥有三家租房主顾,而斯里维尔斯腾先生就租了一层。赫斯特塔楼由于其绿色指标延伸到了内装修项目:从无甲醛家具到用100%的可回收材料制造的且无化学物质的地毯,其获得认证时将更有优势。



纽约的环保办公楼正在兴起



“相比之下,7号世界贸易中心只是个空架子,”一位帮助世界贸易中心项目开发耐用设计指导方针的建筑师伦道夫?R?克拉克斯顿这样认为。“其他项目已经完全实现了。”

在具有1928年装饰艺术风格的石料质地的赫斯特大楼之上修建现代风格的玻璃塔楼的过程中,罗德?诺曼在更换了原有六层总部内部结构的同时还保留了大部分材料以备未来之用。


纽约的环保办公楼正在兴起


赫斯特塔楼的斜纹格子框架比同样大小的传统框架要少用20%的钢材,即大约2000吨钢材。结构钢材中的85%以上是可回收材料。地板和天花板的方砖也是用可回收材料制造的。

能耗是被精确控制的。当赫斯特的雇员们到外面吃午饭时,他们的灯很计算机将通过动作传感器感知其暂时不在办公室而自动关闭,直到使用者回来。依靠自然光射入的量的大小,光传感器将调节人造光线的强弱。



赫斯特塔楼的大厅主要依靠辐射石地板来调节冷热。埋在地板里的管线将热水从循环系统中泵出,所产生的热量可在地板上6英尺高的空间中形成一个舒适的空间。在炎热的季节,冷水被泵出,以吸收阳光照射在地板上产生的热量。福斯特合作公司的一个高级合作者布拉顿?霍把这种效果比作在大热天走进一教堂的感觉。“所有的石头都是凉幽幽的,”他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我们不想只是将空气的负担甩给它。”



纽约的环保办公楼正在兴起



建筑的屋顶设计成可收集雨水的结构,这将使泄入城市的下水系统的雨水减少25%。
收集的雨水会被储存在地下室里一个14,000加仑的回收水箱中,用于补充办公室空调系统中蒸发的水分。这些水还被注入一个特殊的抽水系统,用于浇灌建筑物外的植物和树木――还用于大厅里的水雕塑:“冰瀑”。

在批评那些为赫斯特的大规模扩建而感到惋惜的人时,霍先生称增建的部分本身就属于绿色建筑的范畴。“我们正在将更多的东西注入城市,并且城市的未来是与将密度作为反城市扩张化的工具有关的。”他说。“从新改建一个地标性质的建筑――其本身就是生活的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方面。”

7号世界贸易中心因其高密度而得了一分――比周围的修得都高――因其临近公共运输枢纽又得一分。“95%以上的使用者都会通过公共交通系统抵达此地,不管是步行还是骑车。” 卡尔?加里奥托先生称。因为由大卫?M?蔡尔兹 所设计的7号世界贸易中心是一座主体和外壳结构的项目,建筑师和施工方可能只会在建筑的外部结构、基础部分和大厅方面强调环保问题,而不是使用者的区域。建筑内部的结构钢材中近30%的部分是可回收的,相当于建造过程中所浪费的。负责项目的提西曼建设公司在施工过程中使用的是低硫燃料。

该建筑的天花板拥有一套日光减弱系统来调节可利用阳光的强弱,其巨大的水箱可储存雨水。建筑在大约700英尺高的顶部设有进气口。加里奥托先生称如果在底层发生化学制剂泄露的情况,从进气口吸入的高质量空气将稀释被污染区的有害物质含量。

加里奥托先生还称,“建造绿色世界贸易中心的支出至少要比预算多出5%。在2002年,当项目还在构思阶段时,生产商和供应商并不是太认可这一点,但现在可持续设计是主流,供应商、承包人都认识到了。”

绿色是金

虽然能源与环境设计领导制度指数系统意味着精确度的高水准,但专家认为很难去对绿色程度进行比较。绿色评级提供了一套标准的菜单,从自行车架得一分到消耗更少能量得十分。“纽约市中如此多的在建项目意味着不同意义上的绿色。”国家资源保护委员会的大气和能源项目组的主任阿索克?古普帕称。

一些人称没有通过认证的建筑没有通过辛苦的努力就被贯以绿色称号。“节能是重要的,但其任意改变的方法是如此无章可循――他们正把它当作打折设备在用。”建筑师查尔斯?关司枚这样说。

FX福勒公司的福勒先生补充说:“这是个指数系统游戏,你能够拥有一座零二氧化碳排放的建筑――最绿色,最节能――但因为你没有其他材料而不能通过能源与环境设计领导制度评级。

在未来10年,没有辐射地板或是认证过的木家具的旧建筑对于办公室白领来说就像今天的大楼里没有中央空调是不可接受的吗?“承租人将需要健康建筑――他们会迫使开发商去修这样的楼,”美国建筑师学会的纽约分会的环境委员会副主席克雷格?格兰伯尔称。

同时,格兰伯尔先生还说,在纽约的绿色建筑可能最终会变得如此普通而失去其特殊性。“一些年后,当有了20或是30座绿色建筑,它们就不会再有好希奇了”他说。
“我惊讶于如果人们还将为此而投入额外的努力。”